關于我們

about us

新的挑戰

1987年,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西側(現國家大劇院地址)建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大樓,邀請全國各大建筑設計院一百多名建筑師到北京現場設計。田守林、陳艾先代表上海院去北京做現場設計。照片為田守林向時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彭真做方案匯報,并得到了彭真委員長的好評。

1992年8月,上海市建委、財政局、稅務局發出通知,從1992年起,在上海市甲級勘察設計單位試行經濟承包責任制。同年8月28日,“兩院”分別與上海市建委、黃浦區稅務局簽訂院經營承包協議書,在探索市場化的道路又向前進了一大步。1995年5月11日,“兩院”被建設部列為全國參加現代企業制度試點的32個大型勘察設計單位之一。 此時,大量海外著名設計公司進入中國,“兩院”開始有機會和國際著名建筑公司合作,如丹下健三、貝聿銘等。市場的挑戰和技術的挑戰,“兩院”都積極參與。“兩院”早期同國外合作的項目有:同香港王董合作的新錦江大酒店和華亭賓館、同香港協建事務所合作的靜安希爾頓酒店、同新加坡趙子安事務所合作的國際貴都大酒店、同美國李棟材事務所合作的虹橋迎賓館等等。隨后,“兩院”又合作設計了一些大型項目,如上海大劇院、正大廣場、中國工商銀行、上海銀行大廈等,這些項目的成功建設,使“兩院”的設計人才獲得了寶貴的經驗和開放交流的信息,自身競爭力得到顯著增強,涌現了一批國家級的院士大師。 1984年11月,我國進行首次南極考察,建立了第一個科考站——長城站。1991年華東院承擔了長城站綜合庫、食品庫的建筑設計。經過漫長歲月的使用和考驗,該建筑至今仍屹立在南極的土地上。?

上海院改設計研究院掛牌儀式(1993年)

上世紀90年代初,上海正處于大發展時期,其中之一就是以文化建筑領銜,帶動文化發展。當時市領導提出的上海浦西尤其是人民廣場要突出文化,形成政治加文化的中心,上海博物館就是這種背景下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項目。上海博物館在建筑造型上,首次實現了方與圓的組合,這在當時世界的博物館中還從未有過;在陳列方式上,博物館無論是外部還是內部,均采用了開放式的設計,這在之前國內的博物館中也是從未有過的。

——邢同和·六十年回顧座談會

上海大劇院項目由于外方沒有劇院設計的經驗,都是由我們攻克了從建筑聲學、視線分析以及特殊的屋架結構頂升等一系列的難題。在過程中我們的兩位工程師就因為過度疲勞而患病去世,一位是設計總負責人祝秀榮同志,另一位是動力組組長張欽奐同志,他們都日夜趕工完成設計進度,晚上還把圖紙帶回家看,做出了卓越的貢獻。在項目接近尾聲的時候不幸辭世,令人十分惋惜。

——曹嘉明·六十年回顧座談會

東方明珠項目開始時,院里先后組織了三、四十人在工房里進行方案的可行性設計,后來在夏天的時候搬到乍浦路的一個工房繼續進行方案的深入探討。經過半年多的時間,我們搜集了大量當時全世界范圍內電視高塔的資料,比較之下,有了多筒結構方案的初衷。一是為了造型,一是為了多重抗震防震。

——江歡成·六十年回顧座談會

黄瓜污-黄瓜污视频-黄瓜下载-黄瓜影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