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我們

about us

五十年代

當時為了廣納人才、壯大技術力量,“兩院”采取了很多措施:如華東院集聚了當時著名建筑師、工程師,包括陳植、趙深和莊俊等,還邀請社會上散落在其他行業中的建筑技術人員進入公司。由于當時歸隊的技術人員年齡偏大,技術級配失調,公司就和勞動局聯合招收社會知識青年,開辦建筑工程訓練班,光1953年華東院的訓練班人數多達450名。由于社會事務所設計人員和新培養知識青年的加入,1954年華東院的人數曾達到1178人,為1952年成立之初的10倍。

上海院1953年1月成立時只有11名工程技術人員,以張志模、湯紀鴻、居培蓀、鄭銘賢、張書一等人為技術骨干,當年5月設計科擴編為設計室,人員增加到30余人;到1955年2月,設計室再次擴編為上海市建筑設計公司,設計人員增加到280人;1956年5月,上海市人民委員會決定,成立上海市民用建筑設計院,人員增至489人。1962年12月,與上海市城市建設局城市規劃設計院合并為上海市規劃建筑設計院。

新中國建立后,前蘇聯第一個與中國建立外交關系,隨后同中國簽訂了一系列援建項目協議,至1954年底確定為156項。這些建設項目是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建設重點,其中絕大部分是工業項目,如長春一汽、大連造船廠等。“兩院”作為當時華東以及上海地區的大型國營設計單位,理所當然地積極參與和投入其中。

(動力基礎學習班 50年代)

(中蘇友好大廈中央大廳結構完工報道 1954年)

(中蘇友好大廈設計繪圖中)

那時,上海建設投資十分有限,就采取“充分利用、合理發展”的方針和“改建為主、新建為輔”的做法,完成了一大批老企業的擴建、改建設計。同時,為努力解決城市勞動人民的住房困難,“兩院”還設計了曹楊新村、“2萬戶”工房、張廟一條街、蕃瓜弄改造等項目。新中國建立后不久,中央要在上海舉辦一個關于前蘇聯經濟和文化建設成就的大型展覽,并決定建造一幢與之相適應的展覽館——中蘇友好大廈。為此,華東院創造了三個“第一”,即第一個與外國(前蘇聯)的合作設計,第一個開創了高層建筑不打樁的先例(用箱型地基),并創造了當時的上海第一的高度(超過了國際飯店)。此時,國家經濟還非常困難,嚴禁建造“樓堂館所”等非生產性建筑,嚴格控制項目規模。此時“兩院”作為國家事業單位,代表政府履行投資計劃,擔負著協助政府控制基礎建設投資的重任。

?

中蘇友好大廈先由安德列耶夫和陳植畫出方案草圖,大家集體討論會后,再將大軸線定下來,然后立刻分拆成中央大廳、東翼、西翼、工業館和電影館五部分分工負責。大家埋頭苦干連續數天,通宵達旦地繪制一張張平面圖、立面圖、剖面圖。

——選自《輝煌在歷史的細節里——紀念上海展覽中心(原中蘇友好大廈)建成50周年》

?

1956年,上海院將上海很多私營建筑事務所的建筑師都吸引了進來,人員從一兩百人擴充到五六百人;從1964年開始,市建委確定全部分配到上海的與建筑相關的108位大學生都歸入上海院,上海院結構專業較強的傳統也源于此。

——曹伯慰·六十年回顧座談會

(上海鍋爐廠金屬結構車間 1958年)

當時設計閔行鍋爐廠,設想要做個36米跨度的屋架,屆時,正好遇到杭州半山鋼鐵廠一個標準設計的24米跨受壓面的鋼筋混凝土屋架塌了下來。該屋架是按國家標準造的,出事故是因為支點沒有考慮好。于是有人想要否定這個標準設計,但我們經認真研究試驗,上報建委,最后決定繼續用。直到現在也好好用著。所以,凡事要講科學,不能一出事故就否定,要仔細摸索,好的要肯定,錯的要改正。


——傅克鈞·六十年回顧座談會

上海院勘察隊自主研發的鉆探機(50年代)

黄瓜污-黄瓜污视频-黄瓜下载-黄瓜影视